Duet G. Blog

Keep It Simple, Stupid

人生检录处

孔子说“四十而不惑”。好像人总是要活到一个整数的年龄才能够顺利的跳进下一个阶段。当然这句话的开头是“吾十有五而志于学“,虽然不是整十的年龄,但对于一个Teenager来说,十五可能也算个神圣的数字。于是在这样一个看上去糟糕透顶的时间里,我进入到了三十几岁的最后一年。对于“四十不惑”的起跑线来说,自己算是已经在检录处点过到了。

可能确实是只有人到了四十岁才能不再困惑吧,至少尽管现在已经开始了人生第三十九个年头几个小时了,我还是十分迷惑,甚至有些不知所措。也许我还得再等364天才行吧。

疫情已经是第三个年头,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真正地结束,像03年那样忽然就悄无声息地过去。到目前为止我仍悲观地认为,只要不能尽快发明特效药与特效疫苗,所有人或早或晚在某个时间将会不可避免地全部被感染,无论政府采用何种抗疫方针。尽管如此,尽管我其实对自己被感染的结果早已不再恐惧,但在心底深处,我仍希望疫情能够彻底过去。全面爆发,绝大部分人感染,这样的结局能够避免发生。不是为了我自己,只是单纯地为了家人。没错,有了家人之后人的个性确实和之前不一样了。

疫情中的这几年对很多人来说可能是停滞的几年,而对我来讲状况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简而言之,自己终于找到了归宿成家了。这应该是我最后全家两人一起过的生日了,下一个生日的时候,也就是从检录处终于抵达起跑线的时候,就是三个人一起过生日了。这是一件值得期待的事情,让我对四十岁多了一些期待,尽管三十几岁的最后一年就像上学时母亲给的压钱包底用的十元纸币一样,让我十分地舍不得。而花时间和花钱不一样的是,尽管你再舍不得,也无法把时间存下来,早晚都会在那一天,把这最后的365天全部挥霍殆尽,然后毅然又或迷惘地带着全家跳进到自己不惑之年。而从现在起,孩子会越来越多地占据了我的人生,直至死方休。

对于尚未出生的孩子来说,想必眼下也是他的人生检录处。不知道属于他的未来是怎样的一场比赛——田赛、径赛,又或是象棋、篮球也未可知。更重要的是,这会是一场公平的比赛吗?很快就要迎来孩子的起点了。人们总说不要输在起点,而这唯一的办法只有靠平日的训练,这训练自然是我们做父母的基本功了。可在这样一个混乱的时代,做父母的即便要多努力,也还是需要一些好运气的。

希望一切顺利。


Posted

in

by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