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说真话

当一个人死去

原本应当先写一篇《当一个人老去》的来做个铺垫,然而眼下就不再啰嗦了,老去也只是死去的一个步骤。从出生开始,每个人都在死去,单把衰老拿出来说的话,其实并不客观了。而我想说的,其实是也就是我们每天都在亲历的过程而已。

和大多数人一样,我并不能从一开始就意识到我们是在死亡。记得在知乎上曾经看到过一个说法,认为氧气其实是一种慢性毒气,细胞氧化是一种中毒反应。只不过这个毒杀的过程极其缓慢,直到消耗上个几十年人才最终被氧气毒死。这一说法的确是为很多人打开了一扇新的人生观大门。为什么这么说呢?很传统的看法是,生是一条确定了的线段,而死是这一线段的一个终点。但伴随着年龄成长以及阅历的增加,如同上面的说法一样,我开始觉得这条确定的线段并非是生,其实是死,而生却只是线段的一个起点。

其实无论是哪种说法,现在看来都过绝对。年龄教给我的是理解事物的相对、混沌的能力,在生死之上更是如此——从来就没有什么生死,生死都是相互纠缠的。区分出生死的不是生死本身,而是人心。当搞明白了这个之后,至少就不再对死有什么特殊的感情了。不会觉得尸体有什么可怕,也不会担心鬼神有什么影响。毕竟我每一天都在死去。

然而在那终点之后是什么,从主观角度确实是难回答,没有人能够在那终点之后再返回告诉给世人终点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客观来看,确实是十分简单。抢救、宣告死亡、换寿衣、遗体告别(眼下疫情期间为防人群聚集禁止遗体告别)、遗体火化、收殓骨灰、下葬。在城市里,大多数人终点之后,客观来说都是这个套路吧。人的行为反应往往出自于内心的某种情绪,而很多时候这情绪和行为反应其实并不一致。举个例子,人会因为恐惧而攻击(大多数有智商的动物也是同样的),那人也会因为未知(无知)而恐惧(行为上的)。就如同对于终点之后的一切一样,没人能够回答主观角度的体验,这确实是一种未知。但这种未知带来的恐惧,甚至放大到了客观层面上,这又是为什么呢?我猜这是因为即便是间接经验,但只要不能够充分地直接体会,仍然会有细节盲点,导致心中产生恐惧和不快。

2011年爷爷去世,我亲历了整个终点之后的客观过程,事无巨细牢牢地记下了所有。这个过程让我从无知变为了有知,因为全程参与,甚至比一般有知更有知一些。那个时候自己尚且不到三十,虽然没能深刻地总结,但也确实有一种升华的体验。

我曾半开玩笑地讲过这样一个假设:倘若终点之后仍有来生,想必一定是个不错的地方。这个理论的依据是,如果那里不好,过去的人势必会想方设法再回来。现如今看来回来是没有的,那么反证那边应该是挺不错。这是一种近似于通过一张写下日期时间和地点的纸条来验证未来是否存在时间机器一般的方法,理论虽简陋无比,但逻辑却无法被推翻。

现在来看,要么大家都灰飞烟灭,要么大家就极乐世界。想来也倒是件不错的事情。毕竟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还是“不患贫而患不均”嘛。

这次疫情整个人类的死亡人数让人感到了空前的压力,伴随着经济的萎靡(甚至是初显崩溃),都让我觉得人与人类社会是无比脆弱,而我们在这样的脆弱之上又何谈自傲。在国内疫情显现平复的时候,外公安然离世了。没有痛苦,面容平和。那终点之后的客观再现了一遍。于我而言,也更加深刻了这些记忆,甚至觉得这并不感伤,只是希望把那客观做好。也许这是尚存在世的对经过终点的最后能做的了。

再过4个小时就要驾车前往殡仪馆。用夜里加班的时间胡写一些文字,不止为了给外公他们那些已然过了终点的人,也给自己以及其他尚在终点之前的人。

分类
说真话

一个从事会计的朋友
告诉我说
做你想做的吧
如果你真不喜欢会计
一个做程序员的朋友
却对我说
做你擅长做的吧
如果你已不再年轻
一个说爱我的姑娘
看着我说
和我一起做生意吧
衣食无忧会是以后的旋律
一位年迈的母亲
她对我说
别总呆在家里
留神你徒长的年纪
我不是不想听
只是此刻嘈杂的回响下
能听到的
只有我自己的声音

2014.07.05
分类
说真话

我并不缺少情商和毅力

2005年3月16日,腾讯高调宣布收购Foxmail。该软件的创始人张小龙先生和他的团队同期也并入了腾讯公司。
2008年左右,蛰伏三年的张小龙团队不再满足于对现有QQ邮箱的修修补补,开始大刀阔斧地在功能和实用性上对QQ邮箱服务进行更新。
2011年1月21日,张小龙团队在腾讯的品牌下发布了微信。随着软件的快速迭代升级,在很短的时间内微信就吸收了当时市场上所有新型聊天软件的特点,并成功消化成为了自身独有的特色。(这句话听起来怎么有点儿褒贬参半的意思呢?)
好吧,看题目也知道这篇文章并不是想说张小龙团队多么牛逼的。不过我特别佩服这个团队,所以一开头就写上几个关键的时间点。接下来要说的事情,就是以这样的时间点为参照的。

分类
听音乐

20th Century Boy

又一段时间没有更新过Blog了,说实话这么停下去,我都有些不好意思再写了。上半年发上了许多的变故,外加今年依然任务格外的严峻,我想我是走上了一条无法转变的道路了。走到底到底是什么样呢?说实话我真的也不知道会怎样。这两天在QQ上恍惚地得到了些不真实的宽慰,而这些宽慰在我点击QQ的关闭按钮之后又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让我不得不直面冷酷的现实。可现实的问题是,我还能走多远,多远又是终点呢?说实话我还是不知道。就这样一脚深一脚浅地摸索着前行,我感觉身心都开始疲惫了。有时候想起十几年前在学校的生活,不得不羡慕当时那幸福的时光。那个时候我们大家都痴迷着摇滚乐,每天随着节奏摇摆,度过着一天天轻松快乐的生活。那时候真的快乐么?现在我想是的,可那时候的我却不这么认为。doubanclaimc66e4508367d3f8e

分类
上头条

水调歌头 苏轼

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
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風歸去,又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間。

轉朱閣,低綺戶,照無眠。
不應有恨,何事長向別時圓。
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
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分类
拉家常

不知道

四个多月没有更新过博客了。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太忙了——总是这样的借口来推脱本应该做却没有做的事情。其实心里有很多话想要说出来,但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头。就好像写小说时那样,没有一个好的开头就怎么也写不下去,但如果头开好了,后面的也就一气呵成了。

最近总是感到惶恐不安,不断地感受到过去荒废的时光在影响我现在的计划和生活,令我彻夜难眠。

分类
说真话

再见,2008

这题目看上去很像是再过上50天才能写出来的题目。但谁知道再过50天又会怎样呢。

9号中午考完试后的兴奋基本上已经过去了。很难相信自己居然能因为这样一个考试而感到异常的兴奋。也许是和去年一整年的不顺有关吧。今年一共三次考试每次都算是很顺利地通过了,反而让人觉得为了这么样的考试而弄得神经兮兮的有些过了。但是,去年那种阴影还是时而笼罩心头,于是难免考试前会莫名紧张,考试后又异常兴奋。总结一下,今年的考试三场里有两场是去年没考过的,而今年却觉得很简单,我想这是个好状态,今年顺利的通过应该是个好兆头,于是希望明年继续。

分类
听音乐

I Touch Myself

好长时间不正经写点儿什么了,究其原因大可推卸到新入手的iPod Touch 2G上。为了这个小玩意儿我没少折腾,杂七杂八的周边买下来已花了九百多了。明年的计划看来是要遇麻烦的,因为目前看来资金已是相当的匮乏了。当然,今年年底的做代购的计划倘若能够顺利实施,我想应该能够缓解明年的赤字危机。

分类
上头条

会计证到手

从今年的三月中旬开始的闭关修炼,直到今天下午四点,几乎拖延了今年一半时间的事情总算有了一个让人满意的结果——会计证总算到手了。

分类
拉家常

不期而遇的好日子

随着上个月底顺利地把初级会计电算化证书拿到手(其实这已经是第二次了),今年三月我的闭关一整月的修炼总算是得到了一个圆满的成果:我的会计从业资格证书算是拿到手了。当然,按规定后天才能去办理领取证件的手续,但这并不影响我三月的已成定论的闭关结果。

不过套用一句很俗很俗的老话来讲:这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