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et G. Blog

Keep It Simple, Stupid

Langsam, bitte

眼看天气一天天变暖,于是决定把因为太冷而停掉的锻炼的习惯再捡起来。这次不同于去年,不再是玩儿票似的随便跑跑,而是认真地启用了各种健康Apps:Zepp、Zepp Life(小米运动)、Keep、MyFitnessPal和WaterMinder等等,树立了75公斤的Flag,坚持每天运动(跑步、跳绳等),严格控制和计算卡路里摄入,以期能在两三个月后拥有一个精力充沛的肉体。

这阵仗可能是这辈子我头次这么认真对待减肥和健康了,即便是在20多年前练田径的时候也没有过。要说到缘由,除了三个月后要面对呱呱坠地的婴儿,妻妊娠期略高的血糖也让我不得不重视起家庭的饮食结构和运动情况——厨房杀手自然是做不得,吃饱就倒对自己更无异于谋财害命:不但自己早早一命呜呼,还要把钱都送给医院。

然而开始跑步的时候,在Keep上遇到了一个有趣的事儿,也是促使我想坐下来记录这篇文章的原因。虽说自己从小就跑步,甚至可以说曾经就是靠跑步吃饭来着,但在决定用Keep记录跑步,头次打开“跑步”这个项目时,在程序内向导的“循循善诱”下,我还是按照指导由程序给自己安排了一套长达四周的跑步计划。这有点儿像当年教练出的训练计划。我还依稀地记得郭琪教练拿着体育组里那个破旧的小夹板,在一沓卷了角的稿纸上编写着每日训练计划——那就是我那时每天下午3个小时命运的安排。于是Keep也为我往后的四周时间里安排了每天一小时左右的命运。

只是这第一天的计划实在是有些太过简单:按配速9-10分/公里的速度跑30分钟。于是用臂包把手机绑上(有些Old School了,看了看现在年轻人都拿在手上),又把Amazfit手表的跑步状态激活,一副全副武装的模样在400米跑道上跑了起来。

可是跑起来之后才发现,原来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尽管年纪大了,然而多年养成的跑步习惯却并没有明显的改变,改变的只是爆发力和耐力。一开始跑起来,Keep就一直警告速度过快,让再慢一些。看了看手表上的配速,确实是快了,7分左右,虽然不是真正的快,但比要求的要快了不少。于是努力减速,这才意识到跑慢是那么的难。从小被训练如何快跑,直到现在一跑起来,耳边还时常像幻听一样响起教练高喊的那句“大腿高抬,小腿放松”。然而今天的自己却已然不会慢跑了。

短跑和长跑有很大的区别,这么多年来一直练习的都是让自己怎么快,这符合我的性格。希望自己能更快,能领先,这是短跑的求胜欲,是获胜的根本。但生活需要我们做的更多是长跑,看的是漫长到让人无法接受的过程之后的结果。这恰恰是我从没有学过的,无论是耐力还是技巧。

从二环内搬到四环外已经两年半了,疫情也已经两年有余。随着今年油价的水涨船高,进市区或消费或走亲访友的冲动也越来越少,直到现在已经是“能在四环外解决的不进四环,能在三环外解决的不进三环”。原本曾经在闹市中的那些“树欲静而风不止”,早也成“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了。几天前的晚饭后,打开Keep的“行走”记录,戴耳机听着YouTube Music自动生成的SuperMix歌单,在家附近几乎无人的街上健走时,收到了住在市区的老同桌赴另一同学宴请后发来的微信。“有酒有肉”——微信里说。我看到后第一个想法是:还好我不在市里,不然我健康饮食的计划就麻烦了。虽然知道他并不会叫我,但总保不齐会有别的社交吧。想到这里给妻也发了条微信“我觉得我胸无大志了”。这话讲出来虽说悲哀,但现下的光景却让自己又有一丝得意在其中,实在是个中滋味只能自己体会。

生活的慢可以慢慢学习,但跑步的慢眼下却是燃眉之急。

利用Amazfit手表记录了数据,在Zepp里可以用图表的形式详细地展开分析。通过对图表的分析能看出来,我目前能保持状态是在35分钟内,35分钟的步幅乱成一团糟,也就已经是深一步浅一步了。而35分钟内也有10分钟、20分钟、25分钟、30分钟和35分钟这五个阶段,阶段间隔非常明显。让自己觉得不可思议的是,无论我是一开始压着速度跑,还是到35分钟后凌乱地跑,实际上自己的步频如一条直线一般并没有发生改变,而改变的只有步幅。这点和短跑的时候是完全不一样的。

在网上搜了搜,发现自己在长跑上的知识近乎是零,无论是跑步的姿势还是技术要点上都有很多做的不对的地方,只当又是一个新的起点吧。瞎跑是不行的了,受伤是早晚的事。看来一切都要从技术出发,而掌握技术这事却也是急不来的。

这会儿YouTube Music正在放For the Love of God,Steve Vai尖锐的吉他声把我的思绪一下拉回到了20年前。在Freiburg到Hamburg不限速的高速公路上,在一辆比MINI Cooper还小的菲亚特里,自己一个劲儿地跟司机说:Langsam, bitte!

看来我也是知道过快是不好的。


Posted

in

by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