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调歌头 苏轼

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
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風歸去,又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間。
轉朱閣,低綺戶,照無眠。
不應有恨,何事長向別時圓。
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
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不知道

四个多月没有更新过博客了。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太忙了——总是这样的借口来推脱本应该做却没有做的事情。其实心里有很多话想要说出来,但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头。就好像写小说时那样,没有一个好的开头就怎么也写不下去,但如果头开好了,后面的也就一气呵成了。
最近总是感到惶恐不安,不断地感受到过去荒废的时光在影响我现在的计划和生活,令我彻夜难眠。

再见,2008

这题目看上去很像是再过上50天才能写出来的题目。但谁知道再过50天又会怎样呢。
9号中午考完试后的兴奋基本上已经过去了。很难相信自己居然能因为这样一个考试而感到异常的兴奋。也许是和去年一整年的不顺有关吧。今年一共三次考试每次都算是很顺利地通过了,反而让人觉得为了这么样的考试而弄得神经兮兮的有些过了。但是,去年那种阴影还是时而笼罩心头,于是难免考试前会莫名紧张,考试后又异常兴奋。总结一下,今年的考试三场里有两场是去年没考过的,而今年却觉得很简单,我想这是个好状态,今年顺利的通过应该是个好兆头,于是希望明年继续。

I Touch Myself

好长时间不正经写点儿什么了,究其原因大可推卸到新入手的iPod Touch 2G上。为了这个小玩意儿我没少折腾,杂七杂八的周边买下来已花了九百多了。明年的计划看来是要遇麻烦的,因为目前看来资金已是相当的匮乏了。当然,今年年底的做代购的计划倘若能够顺利实施,我想应该能够缓解明年的赤字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