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说真话

再见,2008

这题目看上去很像是再过上50天才能写出来的题目。但谁知道再过50天又会怎样呢。

9号中午考完试后的兴奋基本上已经过去了。很难相信自己居然能因为这样一个考试而感到异常的兴奋。也许是和去年一整年的不顺有关吧。今年一共三次考试每次都算是很顺利地通过了,反而让人觉得为了这么样的考试而弄得神经兮兮的有些过了。但是,去年那种阴影还是时而笼罩心头,于是难免考试前会莫名紧张,考试后又异常兴奋。总结一下,今年的考试三场里有两场是去年没考过的,而今年却觉得很简单,我想这是个好状态,今年顺利的通过应该是个好兆头,于是希望明年继续。

至于明年,在三番五次地修正计划后最终选择了相对保守的方案,考两次试,不找工作。今年辞职那会儿就想好了的,学习明显更为重要些。其实我总是在激进和保守之间徘徊,这也许并不是好的状态,但想来只能归咎于中国人中庸之道的教化了。

至少对尚未有一搏实力的我来说,保守尚且能够苟延残喘,而激进很可能找来灭顶之灾。我想这话不为过。

其实明年总的来说是考一次试,或者说没试可考。因为研是在10年的元月考,而明年5月的初级也是个可有可无的试。在学校什么都好,可就是时间耗让人心疼。也许明年是真正最后一年让人能够安稳度过的日子了,后年才是艰巨的。

提到考研,不能不把我对于学校选择的心态变化记录在这里,就算是个心路历程,也好教将来的自己检验一下今天的决定是否明智和正确。

一开始是想考北大光华的,研究了一下,09年收8人,其中6人是推免生,真正算考的只有2人的名额。光华06年的论坛上有人写到考了3年才考上。固然,光华是一步登天的阶梯,硕博连读,一年两万的奖学金,博士阶段可以去国外一年,出来就是未来的CFO……一系列的光环几乎将人眼耀花,很可能之后就是失去理智的计划和行动。仔细分析后的结论是风险过高,成本无法顾及,资金链断裂的危险将会在一年后出现。这样的情况又让我回想起当年去上海,我的天,“欲速则不达”是我眼前闪过的唯一念头。

所谓脚踏实地是怎样一种情况呢?语言这东西是带有感情的,所以我并不想这么形容自己,我只想描述一种状况。我虽然不是一个唯知识论者,但我崇尚知识和学习的精神,而且坚信这是能够令我改变阶级层次的唯一方式。用句简单的话讲,我是一个一点儿背景也没的家伙,只能靠自己的脑袋赚来更好的生活。

忽地想插句题外话,我崇尚知识,也热爱艺术,但艺术是什么?艺术是上层,而吃饱肚子是基础。所以艺术先等一等吧。

虽然这并不是当年李部长的饿肚子理论,但不可否认饿肚子是改变的几大动力中最为强大的一个。

还是财院吧,在这个让我失望的学校继续失望几年吧。硕士无非是个读博士的证明,若不是今年忽然意识到本科的淘汰速度加快的事实,也许我不会决定去考研。

读上研之后我的希望是在那两三年里为将来做好铺垫,毕竟这是我这个二手本科生洗白的过程,我浪费了太多时间,不能再让学校把时间耗空殆尽了。

想到这里,我有点儿冲动,祈望2008快些过去,甚至2010都快些过去。当然,我知道几年的挑战虽说稀稀拉拉,但哪一个都是起着决定性的。07年的情况决不能再发生了,不止一年,就算一次也不能再发生了,因为这是不成功则成仁的战斗。

ps. 徐褎已经开始和窦唯合作了,他是我眼中激进派的标榜,也是我人性中激进一面的楷模。我深深为他而感到高兴。祝他日后能够越来越牛逼。

“再见,2008”上的3条回复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