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拉家常

二月杂谈

眼瞅着二月就要过去了,心中多少有些不舍得。仿佛一旦人意识到自己的成长都会对时间有一种别样的依恋。再一个月就要考试了。都说是个简单的跟1+1样的考试,可放我这儿却显得不那么轻松。因为这次考试将决定太多以后的事情。但我并不是那种惜时如金的人,可以说我每天都在挥霍自己的时间,大把大把的挥霍。我很羡慕那些能够严格地为自己设置计划并一丝不苟地执行倒底的人。可我却无论如何也做不到。杰对我说是没有被逼到那一步,否则怎么样都行。可现在还不是“那一步”么?我的确感受到了压力了,动力也不小,可意志为何还是像块儿豆腐呢?
华为又死人了。为什么会这样我搞不懂,就像搞不懂大把大把的研究生往游泳池里跳、往窗户外面跳一样。我和皮仔聊华为的时候也曾说过:当年考研的时候没跳,读研的时候没跳,真到工作了才跳,实在有些对不起自己。人活在世上都是受苦受难的,早知道会提前解脱又何苦多熬这几年。
说到死,这个月倒是一直在考虑这个玩意儿。年前躺在床上终于想明白了人为何会遵循各种规则(如道德、法律),原来都是因为死亡的未知性。我们不知道死了之后还剩些什么,或者变成了什么,又或者是去了哪儿。倘若有天真的把死搞明白了,想必到那时才是真正的Doom Day。可惜目前唯一知道的是这个过程属于一个不可逆过程,所以没人能回来再告诉大家到底是个怎样的过程。当然也没准儿,要是华为那37位兄弟有灵看了这篇胡说八道的文章,有劳托个梦给我说道说道。
道德也是个麻烦事儿。前两天看草莓上链接的一篇文章,说中国宪法对道德犯罪规定的太多。没错儿,我也早就这么想了。早些年的那个“流氓罪”,操还挂双破鞋游街呢,现在来看算个啥!我真为中国的法律感到惭愧,为中国的法律工作者感到不好意思。不过另一方面,我又在胡乱冒充道德卫士,为社会的道德堕落感到悲哀。我觉得我小时候受的道德教育是一种错误的教育。这种教育的危害性不亚于小儿麻痹。其后果是导致我成年之后才发现我的大脑出现道德教育后遗症——脑残了。是的,我应该能够清楚地区分什么是人权,什么是道德。可惜的是这种与生俱来的判断力被小时候的道德教育以集体主义为由给废掉了。我为我的残疾而感到自卑。
同学们出国的出国、赚钱的赚钱,享受的享受,腐败的腐败着。说心里话我要再不混出个样来都不好意思去参加同学聚会了。可要能混出个样还得多久?自己粗略算了一下,一切顺利且排除一夜致富的情况下,起码还得十年。我操,十年以后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能想起来我。
说着说着话题又绕了回来,还是抓紧时间看书准备考试吧。豆腐般的意志就是在这个时候被用来克服的。
ps.FeedSky给我发来广告邀请,眼瞅着能赚上40块的。可一时手慢,没想让大家把广告费分完了。看来还是有不少兄弟跟我一样的。

“二月杂谈”上的3条回复

[…] 教育部又沉渣泛起,发布全国中小学学唱京剧样板戏 的指示,只可惜时代不同了,人们只会乐呵呵地看着它无疾而终 。而政协委员提议中学宿舍屏蔽手机信号,更是无知无畏,饮鸩止渴 。长期的框框式教育,把人们变成了被动无思考的机器,就算是在开放无界的网络世界,也难免会遇到自身的思想框架的影响而无法自由思考。其实社会的进步在于不断地破立,连教授都应当被颠覆。但是对比中日青少年在日常生活中的表现差异,不免还是为中国的未来担忧。 […]

养只小狗吧··
钓钓鱼,溜溜狗,养养脖子
在修身养性中就会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
顺便帮我做个BLOG啊哥

[…] 教育部又沉渣泛起,发布全国中小学学唱京剧样板戏 的指示,只可惜时代不同了,人们只会乐呵呵地看着它无疾而终 。而政协委员提议中学宿舍屏蔽手机信号,更是无知无畏,饮鸩止渴 。长期的框框式教育,把人们变成了被动无思考的机器,就算是在开放无界的网络世界,也难免会遇到自身的思想框架的影响而无法自由思考。其实社会的进步在于不断地破立,连教授都应当被颠覆。但是对比中日青少年在日常生活中的表现差异,不免还是为中国的未来担忧。 […]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