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说真话

鲁迅是谁的朋友

新华网北京6月13日电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13日就所谓&rightquot;共产政权受害者纪念碑”在美国落成一事答记者问时表示,中方对美方的言论和行动表示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已向美方提出严正交涉。
有记者问:据悉,美国一个基金会组织日前搞了一个所谓&rightquot;共产政权受害者纪念碑”落成仪式,美国领导人出席并在发表的讲话中指责中国。请问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秦刚说,当今时代,要和平、求合作、促发展已成为世界潮流。各种社会制度不应相互排斥,而应取长补短,共同发展。美国一些政治势力出于&rightquot;冷战”思维和政治需要,挑动意识形态、社会制度对立,是逆时代潮流的行动,是不得人心的。
秦刚说,中方对美方的言论和行动表示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已向美方提出严正交涉。中方要求美方放弃&rightquot;冷战”思维和以意识形态划线的错误做法,停止干涉别国内政,多做促进各国间平等对话与合作的事情,并以实际行动维护中美建设性合作关系。

一五一十(需用代理打开)的一篇文章《被纪念的人》(需用代理打开)总结的好:&rightquot;其实,秦刚只说了三个字:要遗忘。”
看到这儿,我想起一个人来。那就是被称作是共产党的朋友的鲁迅。真正的鲁迅也许我们很难从正统的教科书、参考书中看出来端详来了。因为那个真正的死了的鲁迅是不会站起来反对别人在他的头上安插头衔的。于是我们稍稍再往前看一点儿,看看他生前最后的时光,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鲁迅的遗书是这样写的:

&rightquot;我只想到过写遗嘱,以为我倘曾贵为宫保,富有千万,儿子和女婿及其他一定早已逼我写好遗嘱了,现在却谁也不提起。但是,我也留下一张罢。当时好像很想定了一些,都是写给亲属的,其中有的是:

  1. 不是因为丧事,收受任何一文钱——但老朋友的,不在此例。
  2. 赶快收敛、埋掉、拉倒。
  3. 不要做任何关于纪念的事。
  4. 忘掉我,管自己的生活。——倘不,那就真是胡涂虫。
  5. 孩子长大,倘无才能,可寻点小事情过活,万不可去做空头文学家或美术家。
  6. 别人应许给你的事物,不可当真。
  7. 损着别人的牙眼,却反对报复,主张宽容的人,万勿和他接近。

此外自然还有,现在忘记了。只还记得在发热时,又曾想到欧洲人临死时,往往有一种仪式,是请别人宽恕,自己也宽恕了别人。我的怨敌可谓多矣,倘有新式的人问起我来,怎么回答呢?我想了一想,决定的是:让他们怨恨去,我也一个都不宽恕。”

单单是这张遗书,鲁迅的人格魅力已经深深地吸引我了。我想,当年的那些抛头颅洒热血的进步青年们也都与我同感吧。
记得小时候看一篇文章,上面讲到鲁迅的遗书是鲁迅一生的败笔,说其不宽容又如何如何的。那时年幼,还一下真被懵到。现在想来这篇文章简直通篇是在说屁话,那个写文章的也难逃是个狗腿子。
面对过去,我们不能遗忘。面对敌人,我们不能遗忘。面对耻辱,我们更不能遗忘。
人总要死的。人死有个好处,在你死的一刹那,你就被永远定格了,你的一切,善也好恶也好,都变成了永恒。永恒是不会改变的,到今天也一样。
但倘若把鲁迅搬到现下来比照,我就有些迷惑了——鲁迅到底还是不是共产党的朋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