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说真话

廉价的同情,残酷的同类 (二)

前三个月里曾发生过几次让我很不舒服的事情:

  1. 由于从来没有收集空瓶子的习惯,所以当豆豆决定回收空瓶时,我忽然发现原来在大街上有那么多双眼睛在死死地盯着我手中基本到底的&rightquot;空瓶”。尤其是那种&rightquot;不拿到手誓不罢休”的妇女们,她们会跟着你走过数个街口等着你把饮料喝完(或是令你不好意思慢慢喝),为的只是在第一时间把我手中的空瓶放到她的那个大大的塑料袋中。
  2. 当我向她们表示这个瓶子我还要的时候,她们大都会发出种种抱怨,甚至是对我投来鄙夷的目光。有且仅有一次,一个妇女在得知自己不可能得到空瓶后,使用语言对我进行了轻微的人身攻击。
  3. 朋友的弟弟在一个年近七十的拾瓶老太太面前故意把空瓶扔到了一道墙的另一面,然后看着她心急火燎地隔着墙喊人帮忙,并以此为乐。

等等。
从家乐福走出来的那个时刻,我一直在思考这样一个问题——我们和她们到底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