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说真话

廉价的同情,残酷的同类 (一)

今天和豆豆去逛北环的屈臣氏,顺道把屈臣氏的房东家乐福也逛了逛,买了很少的东西。因为在猪(肉)市(价)如股市一般突飞猛进的今天,作为一个尚无任何收入的普通市民的我,实在没有什么购买力和购买欲。
一出收款台我俩拿着饮料大喝一气(其实大喝的人只有我)。说实话一边喝着冰爽茶一边和豆豆聊天确实是让我很惬意的一件事。不知不觉我就把饮料喝的只剩百分之二十。这时旁边走来一个五十多岁的妇女,手拎一大塑料袋,内装若干空饮料瓶,一屁股坐在我的旁边,眼神直盯着我手中的瓶子。我在豆豆的极力反对下,执意用最快的速度喝完瓶中的饮料,将瓶子放到了那妇女的身边。然后思绪混乱地拉着豆豆起身向超市门外走去。
为什么豆豆要反对我把瓶子交给那妇女。
原因要从三个月前说起。豆豆今年来到了一个新学校上学。远离家乡的她自然选择了在学校宿舍里租一张属于自己的床。宿舍条件之差是我上学这么多年来头次见到。于是豆豆向她的室友们提议——用喝完饮料的空瓶子来买本应该有的窗帘。这样一是有了共同的购买公共财物的资金,再则也环保。
如此这般,矛盾便出现了。热爱环保的募集公共资金的我们和以拣瓶为生的更为需要金钱的拾瓶妇女明显发生了利益的冲突。